悸怀恩

不常登 我是岚咲/悸怀恩
【注:互fo请私信!私信!

看完双白领便当我来找糖呜呜呜

Kilinya-斧子金茎云外直:

截水城其实是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城池,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钧天立国前。
如今很难找到这种老旧的城墙了,当初修建时大概也耗费了不少钱粮劳夫,粗糙却牢固。可终究是耐不过年年岁岁的风霜,砖石的缠绵已经开裂,露出其中的土夯地基。
暮色四合,一点余晖在矗立的半边檐角上流转,四处都被烟火熏得昏黑,可想而知当初此处经历了何种浩劫。
一抹火红的斜阳穿过坍塌了的屋室,穿白色利落短衣的青年踏着满地残灰碎瓦,轻车熟路地从一片瓦砾下翻出了一幅被烧了一半画卷,掸净上面的灰尘,叹了口气:还是来晚了一步。
看来遖宿人并未放过城中的百姓。

旁边的差役不耐烦地催促:快一些,天就要黑了,天玑亡国后,爷们儿每日忙着呢。
青年说:能让我把这副画烧了吗?它不该留在这世上,我想带走它
差役翻了个白眼:你一个鬼点火,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
因为一直不信这些,所以也不懂阴间规矩的青年很委屈,手里捧着画:我怕它被毓埥看了去,他看到后要怎么想王上呢……
毕竟那是春宫图,剩了一半的画面上,一个凤目秀鼻的俊美男人媚眼如丝,黑发散在胸前,画面一角还翘起来一只足尖,虽然只剩下上半身,衣服也未全脱光,半遮半掩中更引人遐想。

鬼差好奇地要凑上前看,被青年一眼瞪回去,天色已黑,被阳气压制的阴气渐渐浮上来,青年身上煞气显露,如同修罗一般,鬼差有些怵头,觉得自己摊上一个不好惹的主。
远处传来吵嚷声,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威风凛凛的银甲大步走来,一边训斥身边的鬼差:截水城是不是这儿?你们这些奴才怎么带路的……小、小齐?
男人面露喜色,嗖一下到了青年身边,看来男人生前很通鬼事,居然已经学会瞬移了。紧接着男人拿过半截画来,一扬手,居然就成了灰烬,吓得鬼差一哆嗦。
鬼差心里琢磨,自己带的这个是从浮玉山来的,眼前的新鬼看着也走了远路,截水城是个什么地方,怎么人人都要来?
就在他想东想西的时候,眼前两个鬼吵起来了,准确的说,是一个发脾气一个赔不是,俩人死法一样,喉咙都还往外呲着血,看来情绪都很激动。
过了会儿,穿铠甲的男人扭头就走,青年那浑身煞气也没了,低眉顺眼追上去,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一整幅画卷,展开了给男人看,上面有两个人。
男人喉咙里的血立刻飙出去三尺,然后小声说:小齐画的不错。

评论

热度(70)

  1. 悸怀恩斧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  看完双白领便当我来找糖呜呜呜